小龙人儿儿儿儿

oner

明天 青春有你就要官宣了
已经一周年了 可我为什么觉得仅仅是恍惚的一瞬间呢
大厂 这个词 在我的字典里永远都是指2017.12.3日入场 2018.4.6出场的那群男孩们
我不会去踩2 但大厂 和他的男孩们永远是我心中的白月光
或许 一年了 意难平的 可能也只有我了吧

我李哥🐂b

妈耶 是小洋!!!

荼海:

古早味小洋

我一点也不困…

【卜洋】勿忘你

我真的心痛啊

似我:

520有感。

私设多,不要上升。

一发完。没肉,有刀。






最后还是要走链接:勿忘你


补个微博图链


http://m.weibo.cn/6486350080/4243339568158100?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featurecode=10000001&mid=4243339568158100&luicode=10000001&_status_id=4243339568158100&rid=0_0_8_2670091746709777734_3_0&fromlog=100016486350080&lfid=100016486350080










没玩过LOL,所以用DOTA替代了。


我的每篇文里都有很多私设,OOC是一定的,不写纪实文学,害怕真情实感。



【偶像练习生✖️你】当你的小秘密被他发现

好甜!!!!

THEO-BRRIDY:

来啦来啦


今日份的更新💗


希望你们喜欢哦


会继续加油的


欢迎点梗












「蔡徐坤」


   最近你的手机里频频出现一些小黄文 全都是丞丞和正正家老婆给你发来的 然后就被蔡徐坤发现了 你现在正坐在他旁边 听不知所措的 他特别生气 是生他自己的气 气他平常没好好管你 毕竟你可是比他小5岁呢 你看着他不停的叹气赶忙认错  他跟你教育半天 说什么你还小不能看这些 最后还一脸严肃的问你是不是想要了  吓的你赶紧摇头 他又将你抱住然后喘着气满眼担心“宝宝你不能看这些的你知道么 这些以后我来教你就行了 ”(所以蔡徐坤你什么意思嘛)




「朱正廷」


     朱正廷拿着手机怒气冲天的朝你走来“带坏人家自己还学坏了是吧” 刚开始你还不清楚发生了啥 但你的第六感告诉你和姐妹们的小秘密 可能...暴露了 不过这种情况下你还是选择装傻充愣 朱正廷更生气了 把你举起来带到卧室 “再这样下去是不是就得带你实事操作一下了” 你推着朱正廷的身子赶紧承认 并保证自己以后绝不会看了 当然也不给别人发了 你的手指还在朱正廷胸口处打圈圈 他看你这个样子态度又软了下来 ‘下次...别再干这样的事情了 起码得让你老公我 亲自带你体会一下“




「范丞丞」


    要不是坤哥和正廷哥家媳妇暴露了 你还是很安全的 现在范丞丞拿着你的手机正在暴怒的说着“从哪弄的?为什么看?为什么还发给别人看?”你小声解释着缘由 但范丞丞还是滔滔不绝的说着 为了让他消气并快点让他停下 你站在沙发上就吻上他的唇 最后装作可怜的样子捏捏他的脸 “老公我错了” 范丞丞神色也缓和了下来 搂着你的腰“下次不许这样了好么媳妇”你笑着点头 并且当着他的面删除了所有资源 “可是媳妇儿...“范丞丞再开口”看了那么多 可不可以....让我检查一下你的学习成果啊“




「Justin」


      最近你写文没什么灵感 打算找你的小姐妹们要点灵感来源 可是最近因为一系列的曝光 你的小姐妹们的资源全部都被删除了 无奈之下你只好自己慢慢搜 好不容易找到后还没等看两眼就被你家老公发现了“我的天 宝贝你在看什么!”黄明昊捂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你 “我就是找点灵感”你扒开他的手一脸淡定 没想到他尽然关掉你的电脑“早说嘛 你老公我不就是一本百科全书嘛”说着 就扯下他的衣服将你压在床上 后续你就很不情愿的被他...强了(论黄明昊如何找理由)

【卜洋】《七苦》不完全解读

风月無羈:

《七苦》不完全解读——献给喜欢它的你。


 


不是说七苦写的有多深奥,有几位静心看了几遍的小仙女私聊问了一些问题,很多故事还是留下一些莫名的小悬念比较有意思,所以是不完全解读,稍稍对七苦中比较明显的小细节给大家释疑一下,同时郑重感谢静心阅读并发来讨论的同好,有你们支持我很荣幸。


 


1、七苦中的生死问题


文中其实有过明确的解释,在文章最末四种不同笔体的留言中,曾有一句写明木子洋死了,卜凡凡也死了,让李振洋活着,让卜凡也活着。


这句其实想表达的是活着的人已经死去,死去的人却在活着。


谁是活着却死去的人,谁又是死去却活着的人,这是本文最大的秘密。


不把它说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2、生篇  桃木剑  玻璃珠


人生与希冀不同,路是自己走的,选择是自己做的,姻缘前定,最终结局不是谁的期许和不屑可以改变的。


 


3、死篇  暴风雨  太阳雨


闷热难散,大雨将至,其实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躁动压抑和短暂宁静。


雨水冲刷大地洗尽前尘,血滴朱砂痣随之消散,隐喻全文所说流于表象的生死故事随磅礴大雨结束。


木子洋日记中曾提到微风吹散雨云,雨水却落了下来,层云中时隐时现的太阳和沐浴阳光坠落的雨水,本段其实在说他们之间看似乌云散尽,实际仍在落雨,情形不容乐观,日记中木子洋说这场景不失为美景,实际想表达的意思是:虽然有阻隔困难,但因为源自彼此,甘之如饴。


木子洋2018.03.19那篇日记看似是无味的唠叨,其实为日后世事无常做铺设。


卜凡2038.03.19提到岳岳又给他寄来一百块钱,呼应当年同日木子洋说岳岳欠他钱,侧面反映岳岳对木子洋日记的知情,也是在说明他对卜洋两人经历之事的知情。


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每年的3月19日岳岳都会给卜凡一百块钱,岳岳对友人之情其实很深沉,他会心疼,却不会说破。


卜凡说自己没注意过太阳雨,是他神经大条?当然不是,他问雨后是否有彩虹,也许有,但他没见过,终此一生也没见过。


 


4、怨憎会篇  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


谁是萧何机智的小仙女们一定看出来了,其实就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粉丝成就了文中的四子,同样也是粉丝瓦解了他们。


男人不哭么?当然不是,他们受感动会哭,荣幸之至。


还有一种哭泣没有眼泪,无止境的谩骂诅咒甚至人身攻击乃至威胁生命,太多疯狂隐藏在光明之外的阴影里


 


5、谁


文中木子洋日记2023年12月5日提到离开,这天下雪了,他说天气很忧伤,爱人、朋友、同事、粉丝都很忧伤,身边人都在伤感,那么究竟谁称心如意开心到手舞足蹈呢?重要吗?不重要。


面对无可奈何的结局神都不重要了,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


呼应全文生死之谜,就是第一条释疑中提到的谁死了却活着,谁活着却死了。


 


6、卜凡的记性


文章前半部分提到木子洋曾经摔过后脑,对于文中已经97岁高龄的卜凡来说,那甚至已经是上个世纪的故事了,他能清晰记得并且完整复数,采访他的人觉得很惊讶,问他您还记得,卜凡说刻入脑中每根神经,想忘也忘不了。


文章后半部分提到卜洋当年车祸,这场车祸造成卜洋两人此生分离,采访人说坊间传闻车祸是人为,并提到卜凡有证据,对此卜凡表示陈年旧事,人一上岁数就容易忘事,他不记得之前这些事了。


他真不记得就不会在2065年,距离车祸已经过去那么久之后再次提到此事[你要我放下]这个你是谁呢?[我用了这么久,依然做不到]可见直至2065年卜凡仍然对此耿耿于怀。最后提到如你所愿追诉期已过,凸显个中无奈。


几十年前的生活琐碎小事被卜凡清晰刻印于脑海,而把他人生撕裂成两半的事故他却淡然表示已经忘记,可能吗?


这里想表达的意思是:我放过了你,谁又来放过我。


谁放过,被放过的又是谁,覆舟之人还是舟本身呢?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解释不来,因为你们心中自有答案,对吧。


 


7、甜点


本文暗戳戳的糖全在小弟身上,请挖掘一下文中提到灵超的地方,沉思一下跟他有关的叙述究竟想说些什么。


他去了什么地方,拿了什么东西,为什么去了那么多地方,一个歌唱事业没有完全结束又拿了五连冠的影帝,为什么有那么多闲工夫。


 


8、莫名的日记


日记本说它委屈,不是它莫名其妙,是在它身上写写画画的人莫名其妙。


①咖啡


前文提到木子洋在双十一的时候收到粉丝送的一罐包装特别华丽价比黄金的波旁尖身,稀有珍贵,可遇不可求。


后文提到卜凡几次抱怨木子洋兴趣爱好独特,他喝了咖啡睡不着觉。


本文并未正面提及木子洋是否喜欢这种咖啡,只从侧面卜凡口中写明木子洋曾喜欢喝这种咖啡。


为什么,因为它价比黄金稀有珍贵么,还是说它味道独特令人难忘,亦或是由粉丝所送难为一份真心。三条中必有一个正确答案。


此处暗线呼应怨憎会篇,并且回应卜凡提及粉丝讽刺埋怨,克制怀念,无奈释然的复杂心理。卜凡继承了木子洋的爱好,他继承的只是单纯口味追求么?你们懂的。


②李振洋


2035年12月5日卜凡日记:李振洋


2038年12月5日卜凡日记:你别走,你别回来。


他喊的是李振洋,因为木子洋死了。


你别走


你别回来


非常矛盾的话,写的时候就这几个字我把自己写抑郁了,停笔大概有两三个小时,文中的卜凡说自己一生没求过人,文末他说自己穷尽一生也不肯承认一个结局,侧面说明他连老天爷都没求过。


但他求了挚爱之人两次,一次在车祸现场,他求木子洋活着,第二次就在2038年12月5日这一天,他求李振洋什么我们不知道,但一定是内心接近临界点,疼坏了。


 


 


 


七苦不苦,漫长岁月相爱之人始终以心相伴,跨越山海,穿越生死。


人生难得圆满,他们承担了难容于世的深爱之重,活出了最真实的刚毅,同时也活出了最现实的怯懦。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是就是七苦中的爱情。


 


以上。


 


 


剩下一些没有解释出来的细节,不如翻翻七苦,再品尝一遍好不好^_^


这篇文章基调比较灰暗,但知道你们喜欢它我真心内流满面很满足。


七苦构思将近一周,起笔到落笔六个钟头,只为卜洋故事添砖加瓦,只为不耽误你们宝贵时间阅读这篇故事,我们下篇故事见。


这个解读可能过两天会删掉,难得糊涂嘛,哈哈哈。

【卜洋】七苦 <短篇,一发完结>

爆哭

风月無羈:

「序」


佛曰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
五阴即五蕴,集聚成身,如火炽燃,前七苦皆由此生。


被保护极好的日记本虽已历经几十个春秋冬夏,但如同它的内容一般,仿佛锁住时间,崭新如昨,日记本的主人是很舍得花钱的人,也不知找了谁,用了什么材料定制,尽管封皮边缘已经被磨得光滑透亮,却没有丝毫破损。




少年人白皙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印在日记本封皮上卜洋两字的阴文,过了一会儿珍而重之翻开了第一页。




「生」
桃木剑&玻璃珠

“嘿哈呵,我打~你死啦快躺下”身上带着奶香的李振洋脖子上挎着装满牛奶的小水瓶,一手拿着一把小小的桃木剑,另一手拿着剑鞘,嘴里嗷嗷呼喝着,用钝钝的小木剑戳着沙发上一个灰扑扑的布偶狗“躺下,给我躺下”布偶当然不会回应他什么,最后他用剑硬给人家扒拉倒了,嘴里大喊胜利,把自己夸成行侠仗义的大英雄,打败了邪恶的布偶狗。




温柔美丽的母亲看着自家儿子一脸忍俊不禁“我儿子真伟大,仗剑江湖,以后肯定是一代大侠”。


“嗯,一代大侠就杵死一只玩偶,哎哟哟,媳妇儿别介别介,我错了错了错了,别掐了,这是肉啊,不是布偶”。


“唉,院儿里也没个同龄的孩子能陪他一起玩,这老圈在家里哪行,到时候都不会跟人沟通交流了怎么办”


挨了掐的男人揉着手背看着眼前妻儿,目光难掩那份为夫为父的幸福“少操心吧,咱儿子以后肯定有大出息,会结交到真心实意的挚友”。


“以后?有个发小很重要,长大不缺回忆”


“等他上了幼儿园不就有了,这才哪到哪”


“倒也是”


“他是初生的太阳,地平线还没越过来呢”


“他没生我就开始预想他的一生了”


“嗯?”


“跟你说的一样,真心实意的挚友,温柔可人的妻子,活泼懂事的孩子,事业有成,诸事顺遂”


“你呀”男人点点妻子额头“儿孙自有儿孙福”






撅着屁股从床底下一点一点往外爬的卜凡凡嘴里大声喊着自己哥哥“哥!哥啊!不好了,家里进贼了!”


“啧,嚎什么嚎,你安静一会儿不行吗,没看见我这儿忙着呢”


“不是啊,家里进贼了哥”卜凡凡圆圆的小脸上蹭到了床下的尘土显得灰扑扑的“我的宝贝不见了”。




“你能有什么宝贝?”


“我的老婆本丢啦!”


“说什么呢你那嘴”半大孩子放下手里的田格本和铅笔走到自己弟弟身前,一把拧住对方圆乎乎脏兮兮的脸蛋子“这话跟谁学的!怎么不知道学点好,能说不能说都往外整?”


“里干嘛,哈不快撒手,疼!”挣开哥哥‘魔爪’的卜凡凡揉着被捏红的脸,眼里泪汪汪一看就是被掐疼了“爸爸那天就抱着铁盒子跟妈妈说那是他的老婆本,我的铁盒子也是老婆本,哪错了你掐我!我告诉老爸你打我!”


哥哥一指头戳在卜凡凡脑门上“给你厉害的,铁盒子?”听到铁盒子哥哥想到了什么,扭身进屋不一会儿拎着一个四角都被磕瘪的月饼盒子走了出来,随着他走路摆动胳膊,那盒子里的东西肆意撞击着盒壁发出哗啦哗啦极大的噪音“是不是这个”。


看到失而复得宝贝,卜凡凡眼睛一亮伸出双手抢过来搂在怀里“怎么在你这儿!”


“昨天大扫除老妈要扔,我记得好像是你的就留下了,你哪弄这么一大盒弹珠来”


“我赢得”不无得意的卜凡凡扣开盒盖把里面玻璃弹珠一股脑倒在床上,像数钱一样一颗一颗查着数。


“你就拿这当老婆本?”


“咋啦,不行啊”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老婆本”


“不知道啊,你知道?”


“不知道!”哥哥没好气白他一眼回去继续写作业了“你就抱着你老婆本等着娶媳妇儿吧,谁能嫁你到时候我把所有零花钱都给你!”


阳光透过窗子照在玻璃珠上,一颗一颗映着日光闪亮的珠子被卜凡凡拿起来扔进铁盒里“那你就等着给钱吧!”





「2018.03.21 阴
今天小凡被那把死沉死沉的桃木剑把脑袋砸了一个包,这绝对是个意外,谁知道摘剑的时候他会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要走的是我和老岳,小凡一直板着脸跟谁欠他二百吊一样,想哭不哭就这德行,没敢招他也没敢招小弟,这俩小的哭起来跟自来水龙头一样,拧都拧不上,老岳也是个完蛋玩意儿,赌咒发誓自己是爷们绝对不会哭,厕所出来顶着一双通红的兔子眼,脸一抹楞说没哭。」




「2019.04.21 晴
又老一岁我很开心,真开心,特开心,才有鬼!
收到很多来自粉丝的礼物,没想到那三只竟然作词作曲送了首歌给我,我没哭,那不是眼泪,眼里进沙子而已。
最印象深刻的礼物是小凡给的玻璃弹珠,就上次被小弟撒在楼梯上害我脑震荡那盒弹珠,看着很有年头,一直被小凡当宝贝塞在床底下,现在我准备把它塞我床底下,要不下次他生日我把桃木剑送他?辟邪化煞,多好。」





初入社会的少年涉世未深尚带懵懂,也正因如此他才得到了采访华国著名音乐教父卜凡的机会,听说这是卜凡自当年离团之后第一次接受采访,或者说这应该是卜凡离团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采访,毕竟这位享誉国内外的音乐教父今年已经97岁高龄了。


与少年所想不同,卜凡是极其健谈的人,同他谈话并没遇到任何障碍,这障碍指的是年龄代沟,在少年看来97岁的卜凡拥有着27岁的灵魂。


一本日记被卜凡慢慢翻看着,不知看到什么内容了,他脸上露出了笑意“他啊”消瘦的卜凡脖颈上皱纹很深,脸上有一道伤疤,从额头到下颌,这道伤痕随着他脸上的皱褶蜿蜒而下,不知是什么时候留下的“嘴硬心软,口是心非”动动犹如枯枝般的手指,摸着腿上日记本中的文字,卜凡汇聚于纸上那目光极为专注,好像在看一件稀世珍宝。过了一会儿他抬头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这年轻人颧骨微突面庞俊逸,卜凡像是想从这样一张脸上找寻什么一样,良久才缓缓开口 “脑袋砸了一个包阿”飘忽语气中带着回忆和一丝不易察觉的怅然“他摔过后脑”。


“后脑?”手中握着录音笔的少年眼中充满好奇“您还记得?”


卜凡淡淡道“刻在脑子每根神经上的东西你想忘也忘不了”。


“抱歉前辈,我不该打岔”


“小弟看上去得得嗖嗖的,其实他比小弟还嘚瑟,私底下玩闹都没大没小的”


直视那双深褐色的眼眸,少年觉得卜凡眼中蕴含着所有时光岁月沧桑的浪漫。


“那次小弟从床底下翻出了我收着的那个铁盒子,盒盖扣得太紧,他使劲一扣里面东西撒了出来,那是一盒玻璃弹珠,你知道什么是玻璃弹珠吗?”


“有过了解,是八九十年代特别流行的一种玩具吧”


“嗯,珠子洒出来还没等捡,正好小洋从外面回来,一脚踩在上面仰头就摔了个跟头,后脑勺磕到地板上,轻微脑震荡”


少年摸摸自己后脑,引得卜凡一笑。


“老岳那会儿就说,一个磕前额一个磕后脑,带一群准智障很费劲”






「老」
真日记&假日记

「2019.11.11 小雪」
双十一也没放假,过了十二点还有行程,想秒的东西一个没秒着。
不过收到了很多粉丝送的礼物,还有热切为我们庆祝单身节的留言,她们希望我们年年过这个节。
这是想让我们注孤生?
对了,我们收到一罐味道独特的咖啡,包装特别华丽,老岳说是波旁尖身,顶级咖啡,可遇不可求,这得好好喝,价比黄金?」




「2020.06.06 晴转阴
粉丝今天夸我病情稳定了,还让我别停药,真想告诉他们不是什么病都能吃药,而且我没吃药。
小弟又喊牙疼,是不是应该忽悠他换一个别的爱好,写字都写不踏实,老岳叮了咣啷又在阳台上自弹自唱,没一句在调上。
小凡这冰棍再不买回来我就要化了,不会是又让粉丝给缠上了吧,这一天笨的不知道说他点什,回来了,吃冰棍去!」






“我记得你昨天问我这日记本的故事”卜凡将手中日记翻了一篇“其实它前半本是我从小洋日记上一笔一划抄下来的,后半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日记”。



“您从木前辈日记本上抄下来的?”



“嗯”









「2062.04.21 雨
数不清这是第几个年头了,最近我可能记忆力有所减腿,小弟前两天来过,哆哆嗦嗦沏个茶打碎了我花十万定的一把紫砂壶,最后还带走了我珍藏的明前龙井。
昨天喝了一杯波旁尖身,失眠了一宿,小洋你瞅瞅你爱喝这东西,太不合适了,怎么也该为了老年人的人体考虑考虑,你要像小弟一样爱吃糖多好,至少我不会失眠。
算了,当我没说过上面那些话,嚼一块大白兔把假牙粘下来就很尴尬了。」




「2070.04.13 雨
戴着眼镜也看不大清字了啊,这得拿放大镜写,你要笑死了吧。
老岳让他儿子推着来的,这老岳头现在走路都犯懒,没聊两句哈欠连天很没诚意。
有几年不敢喝咖啡了,不过我想到了好方法,把咖啡放在鼻烟壶里闻味儿,跟喝进嘴里也差不多,老岳居然说我暴殄天物,所以我说,你为什么不换个爱好,比如弹吉他。
好吧,看过岳岳哆哆嗦嗦扒拉吉他那德行我放弃了,你还是继续喝咖啡吧。」






想着那时与卜凡的对话,少年一页页翻着日记本,前面的字十分工整,确实像是谁一笔一划认真抄写下来的,只是下笔很用力,都是单面抄写,因为背面如果写了字这纸恐怕就透了,摸上去它应该是很好的牛皮纸,能把牛皮纸写成这样可见力道。
日记本中段就没有那么工整了,龙飞凤舞的字迹彰显着主人的霸气不羁,不过再往后字迹又慢慢恢复了一些工整,然后就是潦草,想来日记本的主人随着年岁增加视物费劲了,不过却坚持要写,所以本子上那些字很是凌乱,有些甚至都不在行里,一路斜着都给写出边线了。






「病」
无药医&无处逃

「2022.10.09 阴
我病了,有人说我这是精神病治不了,压根没想治,喜欢是病那什么正常。
性别很重要?我问小凡是不是性别很重要,他说把别字拿掉很重要,傻货。
小弟是不是跟老岳待久了,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关键还很有哲理,是他长大了还是我老了,果然还是他长大了,小屁孩儿。」




「2022.12.19 晴
他们真的很爱小凡,要放手吗,道理我懂,做起来比较费劲,关键特疼。
虽然我并不怕疼,是不是需要一个理由,做什么决定都需要理由吧。
这心怎么不听使唤,越想疏离粘得越紧,像溺水,越挣扎沉得越快。
找理由说服别人容易,那我怎么说服自己,太难了这个。」




「2023.02.02 雨夹雪
赌输了,我真应该听粉丝的戒赌,只是扑风捉影就闹得漫天风雨,小凡说背得住,我也背得住,但我们不能把这份沉重压给爱我们的人,借酒消愁,抽刀断水,怎么办?」




「2023.05.30 晴
今天小凡出院,没办法去接他,想去,门都出不去,保安大哥真不是白练的。
以爱为名的伤害我承受不起,以爱为名的保护我也承受不起。
等他再好些吧。
威亚检查无误,产品质量合格,人为事故,人为了结,太多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我彻底离开他是不是能安全一些,只是要多彻底才行?不知道怎么能满足他们。」




「2023.09.01 晴
学生开学了吧,有点怀念自己做学生的时光,那会儿我凡弟弟才一米六五,在我眼里一米六五,不能承认第一眼见就要仰视他这件事,掉面子。
最近很累,长枪短炮无孔不入,声嘶力竭的谩骂,我都替她们心疼嗓子,昨天叫经纪人买了喉宝,打算下次出去拍硬照时送给那些粉丝。
也许不是我们粉丝,不过老岳说得很对,黑粉也是粉。」




「2023.12.05 雪


该走了,原来离开组合的感觉一点也不逊于离开卜凡,一样疼,长痛不如短痛,选了就做吧,思考这么久,是时候决断了。
忧伤的天气,忧伤的爱人,忧伤的朋友,忧伤的同事,忧伤的粉丝,究竟谁在快乐,重要吗,走到这一步都不重要了。」




「2033.12.05 雪
洋洋走得第十个年头,小弟说又看到举卜洋灯牌的粉丝了,据说她们一边哭一边喊卜洋女孩儿绝不认输,她们不认输,我们已经输了。
昨天老岳唱了我新写的歌,撕心裂肺喊哑了嗓子,不说是他自己发声方法不对,反而怪我调子整得太高,强词夺理。」




「2034.12.05 雪
为什么这两年每到这一天都会下雪。
昨天收到一张来自阿塔卡马沙漠的自拍,小弟的粉丝要是知道他晒黑了,应该就没空欣赏沙漠的壮阔了。
智利邮戳很漂亮,像个没写好的L,谁说巨人石像长得像我?拉出去毙了吧。」




「2035.12.05 晴
李振洋」




「2036.12.05 阴
没下雪,最近幻觉重了,老听见有人喊我小凡凡,还一直用他的声音。
小弟说我早衰,欠收拾。
往哪躲躲能行,捂着耳朵不管用,多少年了,这事儿怎么就过不去呢?」




「2037.12.05 雪
老岳非拽着我看心理医生,他才有病。
拎一兜子药回来,我是不是真病了?
小弟今天又拿了个影帝,五连冠了,真给我们这些当哥哥的争气。」




「2038.12.05 晴
你别走,你别回来。」




「死」
暴风雨&太阳雨

日记看到这里少年有些怅然,那日与卜凡倾谈的场景慢慢在眼前浮现,窗外阳光刺目,阵阵微风只能带动树影轻摇,丝毫带不走空气中的闷热,大雨将至,下透了就好了。




“那场葬礼已经有人给你讲过了吧”



平淡无澜的话却让少年握着录音笔的手一紧,他抬头看着卜凡欲言又止。



“是不是有人告诫过你不准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卜凡笑笑又将手中日记翻了一篇“真过不去的话你听到的就是两场葬礼的故事了”



“晚辈……”少年犹豫片刻终是开了口“晚辈确实对那件事有所耳闻”。



“说说看,这个故事他们怎么给你讲的”



“听说那天下了场罕见的暴雨,来送木前辈的人将整条街道都堵上了,灵车寸步难行,最后出动了警力疏导,墓园被木前辈的粉丝们布置成了白玫瑰花海,圈内外不少人都冒雨赶来吊唁”少年说到这里缓缓闭上眼睛,眼前仿佛出现了那年那月那一天的场景。



剩下的那些话少年没有说出口,他听到的故事并没有这么简单,向他讲述这段故事的人将前因后果叙述的十分清晰,尽管卜凡说没关系,可少年也断然不敢当着他再把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复述一遍,毕竟卜凡年事已高,真有个什么好歹他哪里吃罪得起。



少年知道,木子洋葬礼当天卜凡是坐着轮椅被岳岳推着到场的,那天在卜凡到场之前灵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两度昏厥,本应送医治疗的灵超在卜凡到场后拿着一把黑伞踉踉跄跄就迎了出去,那天岳岳和灵超都没有撑伞,一个推着卜凡另一个为卜凡打了把伞,倾泻的雨水在他们脸上肆意流淌,倒把泪水模糊了。



雨水掩盖泪水,雨声模糊哭声,纯白色灵柩出现在雨中,卜凡让那些为灵柩打伞的人躲开,他说木子洋喜欢雨天。



推开为自己打伞的灵超,卜凡咬紧牙关撑着轮椅扶手哆哆嗦嗦站起身,实在看不下去的岳岳与灵超一左一右抬起卜凡胳膊将他架住,一步一步,他们三人走得很慢,挪到灵柩前卜凡挣挣身子扭开了岳灵二人,手刚刚触碰到那片洁白,钻心之痛传来,卜凡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鲜红血液顺着他脸颊,胳膊,腹部,大腿滑落在地,同雨水混合在一起。



洁白的灵柩上沾染到一滴血迹,像极了一颗小巧的朱砂痣,可惜还没第二个人看到就随雨水流逝了。层层黄土将白色灵柩渐渐覆盖,雨水终究没能掩盖住那些悲恸哭声,因为人们终于明白,深爱之人确已故去。




商务车急刹那刺耳的声音几乎刺破人耳膜,巨大的撞击声时至今日还会不时在卜凡脑中回响,如同眼前少年一样,卜凡也在此时闭上双眸,只是他眼前一片血色,并不是什么美好场景。



天旋地转后耳畔恢复宁静,是出了车祸吧,怎么到处都那么疼,后座上的卜凡睁开眼,眼前只有一片血色,他眼睛被血液覆盖,艰难抬起一只能动的手擦擦眼睛,卜凡觉得胸口很闷,细看之下才发现,千钧一发之际木子洋竟然扑在了他身上为他护住了胸口。



“哥…洋哥…李振洋!”试探呼唤了两声,但木子洋毫无反应,卜凡心中骇然几乎竭尽全力喊了木子洋的本名,只是对方依然没做出任何回应,看上去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神智完全恢复清明的卜凡发现木子洋背部插着一块碎裂的挡风玻璃。如果没有木子洋,那尖锐的挡风玻璃此刻应该在卜凡胸口上插着。



驾驶室毫无动静,对面车被撞得也很凄惨,不知情况如何,卜凡手足无措,强忍心中巨大恐慌,他用仅能动的那条胳膊摸了摸自己一侧的裤兜,只可惜手机并不在那里。



“木子洋,李振洋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卜凡语带哭腔却不敢有丝毫擅动,生怕身上的木子洋会伤上加伤“李振洋,你听我说,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我不逼你了行吗,你要分手就分手,你想离团就离团,移民,出国,我放过你,你回我一声行吗,求你了李振洋!我他妈这辈子没求过人,求你!行吗!”卜凡连呜咽都不敢用力,死咬嘴唇到鲜血直流也不敢抽动身体。



很多过路车辆停下,有人拿灭火器为辆车灭火降温,更多人拿起手机拨打着消防、急救电话求助,没有人敢上手破拆严重扭曲变形还着过火的轿车,全都不近不远的观望着,有些人扯着嗓子安慰两车中神智清醒的伤员。



“咳……嘶……”趴在卜凡身上的木子洋恢复神智那个瞬间就后悔了,剧烈地疼痛感席卷全身,眼前一黑他差点又晕过去,面对耳畔卜凡激动地哭唤,木子洋扯扯嘴角想笑,但因为疼痛脸上表情扭曲得很,攒了很久的劲儿他才缓缓开口“别哭了,丢不丢人,刚到阎王殿,阎王爷我还没看见,他们说你怨气太重,让我回来哄哄你”。



“唔,洋哥,哥哥,祖宗,我求你了,别说话行吗,你真别说话,喘气儿就行”卜凡有些艰难的再次抬起手,他轻轻拂开被血液黏在一起挡住木子洋眼睛的一缕头发“你疼吗洋洋”。



“你这不废话么,老子要疼死了”木子洋觉得自己咬牙切齿,实际上他根本就是气若游丝,说话声音小得还没车外那些隔老远喊话的好心人清楚“你让我说完,别打岔”。



“不行,你别说,电影里交代遗言的说完都死了”



“好多没说完的也死了”



“明天说行吗,你明天跟我说一天,两天”



木子洋想笑,不知牵动了哪里,咳了一声血沫就顺着唇角流了出来,吓得卜凡握紧拳头,指甲瞬间刺破了掌心。沉寂片刻木子洋呼口气闭上了眼睛,可能是为了节省一些体力。



“卜凡凡”纯气声的话从木子洋嘴里流出,本就听不清楚还被窗外的喊话覆盖,卜凡侧侧头用尽全部精力去听木子洋说话“好坏不论,今天木子洋把命给你,咱们自此两清”。



“木子洋?李振洋?李振洋!”任凭卜凡如何呼唤木子洋也再没给他任何回应,急火攻心伤上加伤的卜凡眼前一黑,周遭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模糊,直到他自己完全陷入黑暗,耳畔再没一点声响。




「2018.03.19 阴
小凡现在脸皮越来越厚了,吃我关东煮,喝我苏打水,穿我羽绒服,用我剃须刀,早晚狠狠收拾这小子一顿,不然他不知道谁是哥哥。
老岳欠的钱还没还,一百块都没有吗,烟瘾犯了,难受。
世事无常,万一明儿我挂了这货欠我钱的事儿不就不了了之了吗,写下来,看他怎么赖账。」




「2018.07.13 太阳雨
小弟看了一本书,正在屋里一个人悲伤春秋,京都阴雨连绵很多天了,今天这场雨很独特,刚刚在小弟那屋阳台上站了一会,微风吹散了雨云,雨云散了雨却落下来了,这不是很神奇的事情么,朦胧的像月亮一样的太阳在云层中忽隐忽现,细雨淅沥不失为美景。
太潮,我应该先把除湿机打开,手底下写字这张纸都软趴趴的。」




「2038.03.19 晴
老岳今儿又给我寄来一百块钱,他是不是不会算利息啊,我应该学学会计」




「2038.07.13 晴
没见过太阳雨,好吧,我没注意过,下完有彩虹吗?」





「怨憎会」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20.08.31 晴
演唱会最后一站顺利落幕,头一次四个人一起被粉丝们感动到泣不成声。
遇见,三生有幸。
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猛,小凡小弟晚饭没少吃现在又嚷嚷着要经纪人给他们买夜宵。
大晚上吃那么多也不怕积食,我闻到炸鸡腿的味道了!得吃!」




「2023.10.01 晴转阴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对粉丝产生恐惧,倒是应该好好反思一下,我触及到了他们的底线了?工作与生活当真不能分开?
如果必须要舍弃一个的话,怎么选?
恶毒诅咒的话是认真的吗?我并不想看到那些充满怨气的青春脸庞,也不想听到他们不知何时休止的谩骂。
堵上耳朵捂上眼睛有用吗?」







少年早已睁开眼睛,面对眼前不知是闭目养神还是已经陷入睡梦中的卜凡他并未做声,许久后卜凡缓缓睁开了眼睛,少年见此忙问“您困了么,我推您去休息吧,明天再来叨扰”。



“不必了,明天我就没时间了”卜凡揉揉眼睛企图抹去眼前那抹残余的绯色“你昨天还问过什么我没回答过你”。



“您的选择,您在木前辈他…去世之后选择退居幕后,离开了深爱的歌唱事业,离开了深爱您的粉丝,还有您的脸,那道伤疤可以消除,您选择留下它,是什么原因导致您做出这些抉择呢”。



“我并没有离开过歌唱事业,它也不是我的热爱”片刻停顿后卜凡抬手轻抚自己脸上那道蜿蜒的疤痕叹口气“我深爱的是他,他深爱着歌唱事业,后来他们称我为音乐教父是吧,所以这算不上离开”。



“您是华国最伟大音乐人之一,这点毋庸置疑,您在这个领域倾尽所有,教父之称当之无愧”。



“你不对我进行商业吹捧我也会继续接受你的采访”



“不前辈,我是发自内心的崇拜您!”



“崇拜一个没用的老头子干什么”



“前辈您不是没用的老头子!”



卜凡笑笑不欲就此问题过多纠缠,手中日记本再次被翻页“至于你说的粉丝”说到这里少年被卜凡脸上复杂的表情搞得一怔,那表情不知该如何形容,似有讽刺似有埋怨,克制中透露着一丝怀念,所有这些最后都化为一声无奈释然的叹息“这世界上从没什么绝对的对错,离开台前离开粉丝,也许是对的,也许是错的,不过都只是相对而已,相对于我自己内心它是对的,相对于充满期待的粉丝,它是错的”。



“相对的…对错”听了卜凡的话少年脑中有些疑问,似乎卜凡的回答与他所问有些出入,不过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论及粉丝少年忽然想到另一个问题“前辈,坊间一直有传您和木前辈那场车祸是人为所致,相传您手中有实证表明那并不是个意外,那是木前辈的Anti粉重金买通4S店趁汽车检修搞坏了刹车线,这是真的吗?”



“是吗?”卜凡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反问了少年一句“如果我有实证为什么不拿出来”。



“这……”



“陈年旧事,人一上岁数就容易忘事,之前如何已经不记得了”。




「2030.08.31 晴
老岳和小弟的演唱今晚圆满落幕,表现还不错。
如果你在,看到他们哭得稀里哗啦一定会尽己所能毫不客气的嘲讽他们吧,细想想也未必,你没准哭得比谁都惨。
说起来,十年前的这一天我们是不是也开过一场演唱会?」




「2065.08.31 晴
你要我放下,也太难了,我用了这么久,依然做不到。
不过如你所愿,追诉期早过了,我做不到的事情时间做到了。」






「爱别离」
他虽死去&他还活着

刺目的阳光把少年晃回现实,茫然四顾,没有卜凡,没有倾谈,树影依稀,手上厚厚的日记本告诉他‘你并没有做梦’。



少年宽大的书桌上放着一个铁盒子,很大,不知道曾经是用来装什么的,那盒子上横着少年采访卜凡时所用的录音笔,伸手拿过那只录音笔,按开播放键,里面窸窸窣窣并无人声,少年盯着录音笔的目光幽深,许久后录音笔响起了一段录音,那声音低沉沙哑却拥有独特魅力。



“我已经很久没跟谁说过这么多话了,你去我床下把靠墙那个铁盒子拿出来,对,就是这个,送你了,我的故事到此为止,替我看看那些东西吧,我接受不了,穷尽一生也不肯承认的结局送给你,连同这本日记一起带走吧,你来,我说你写,为我人生画个句号”。




“「2093年4月21日 晴
眼也花耳也背,这最后一篇日记我是心有余力不足了,希望小伙子的字还看得过去。



昨天晚上我看到你了,穿着跨栏背心,上面有一个金黄色的小太阳,你跑得真快,小弟和老岳也是缺德,我越在后面追你,他们越在前面喊你,你两条腿,我加上拐杖三条腿都干不过你,比你那时候听到开饭跑得都快。



你买了烧饼夹肉吧,虽然没看清,但我闻到味儿了,现在早就没有这东西了,孩子们也不吃什么烧饼夹肉了,烧饼怎么做都快失传了,你给我留一个,一会儿我过来要是没有了你等着,从最小那个小精灵开始,挨个往死里削你们。



说起老和小,你们别不服,现在绝对我是老大,老岳那老头子的位子也该让贤了,记着见面管我叫大哥,大哥比你们多学了好几年现代技术,回头挨个教给你们。



有件很可惜的事情,去年寰宇科技推出了游戏模拟仓,比十几年前出得那个什么头盔强远了,可惜人家不给老头子试用,我已经吩咐过老岳他孙子安排了,等我跟你们一汇合,四套座舱跟着就到,咱先大战个三百回合,赌点什么不,说起来,小洋你戒赌了吗?



累了,见面聊吧,就到这里,烧饼夹肉给我加个蛋。」”



录音到此戛然而止,少年摩挲着日记本上自己的字迹,眼前逐渐朦胧,一滴泪落在纸上,吓得他赶忙用袖子擦拭,反复扇动时他发现这最后一页纸的背面有字,而且那些字并不属于一个人,好像是四种不同的字迹。



【木子洋死了,卜凡凡也死了,让李振洋活着,让卜凡也活着】



【岳明辉活着,岳岳也活着,别给我邮明信片,去不了我会嫉妒】



【极光,沙漠,死海,原始森林,我看你们谁还敢说我没见识】



【今生虽然有幸,来生但求不见】







「求不得」
不生婆娑&不堕轮回


少年打开录音笔下那个大铁盒子,里面有许多信件,看样子它们来自不同国度,没有一封信是拆封的,青春年少,少年的定力和好奇心终是好奇心占了上风,他拿起最上面那封信拆开,里面是一张蔚蓝大海的照片,照片背后龙飞凤舞签着一个英文名字KWIN.



一口气拆开所有信件,每封信里都是一张照片,或晨曦,或晚霞,山川湖泊,花开花落,最后还有十来封照片差不多的信件,都是一幢木屋,田园风光,每一张照片后面都有一个金闪闪的英文签名KWIN.



少年手一松,照片从他手里落到桌上,他不知为何竟然有些颤抖。



“其实我的生活是很平淡的,没有电影小说里描写的那么夸张,一二个亲人,三四位好友,五六分平淡,七八种缺憾,九十多岁的人了,活够了”



想着在谈话中缓缓闭上双眸垂下手的卜凡,眼中噙泪的少年执起笔在日记尾页中添上了第五种字迹。




【情不重不生娑婆,爱不深不堕轮回。】



END






----------------


没有波澜壮阔,没有缠绵悱恻,七苦中所谓的爱情,平淡而无奈。




话说我们把它当舍得结局好不好?


对卜起我错了,不要当真,上面那句话是冷笑话而已。


深夜报社不影响我爱卜洋,爱各位❤️